當前位置: 首頁 > 資料 > 行業分析

光伏行業集體“瘦身”,如何在變與不變中穿越周期?

中國能源網發布時間:2024-04-03 10:47:52  作者:仲新源

  對光伏行業而言,今年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希望之春,也是蕭瑟“寒冬”。高歌猛進20年,也是行業問題頻發的歲月,全球碳中和開啟了“晶硅產業之光”,卻也催生了一系列大干快上的弊?。旱蛢r競標、過度投資、產能過剩、技術同質化……企業家們也在回應具體的周期問題之時,展開了自身的管理變遷。

  產能過剩,未雨綢繆為活在當下

  “今后兩三年會有超過一半的企業被淘汰出局。在這個過程中,財務脆弱的、技術不夠領先的、早期品牌通道不夠完善的企業可能會首先受到傷害,能否在洗牌中活下來是存疑的。”2023年SNEC展會,當行業還在為爭相擴產期待市場持續爆發而狂歡時,隆基綠能創始人、總裁李振國一言既出,引發資本市場巨震。

  幾個月之后至今,光伏行業迎來歷史上新一輪產能洗牌周期,裁員、減產、延期……瘋狂擴產惡果顯現,上百家光伏企業或被擠下“牌桌”。再回首,李振國為全行業吹哨,愛之深責之切。

  無獨有偶,晶澳科技在去年11月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中也預計,未來半年到一年時間內,二、三線企業不得不減產、停產,甚至退出行業。規劃的新產能可能會放緩、暫停,甚至取消建設。

  有行業媒體報道,去年10月頭部硅片企業開工率僅約60%,眾多二三線企業只有30%-40%;去年11月下旬,光伏組件整體開工率下降至50%-60%;到去年12月初,二三線組件企業開工率近無。相比之下,電池片環節開工率稍好,但相比之前也是急轉直下。

  當行業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為了拿到訂單的二三線廠商開始赤膊上陣,部分一線企業降價去庫存,虧本賺吆喝,暫時保證流動性。2024年開年,中核集團的組件采購最低已至0.81元/瓦;華能集團的組件采購開標,最低報價刷新行業新低,跌到0.79元/瓦。

  天合光能相關負責人曾建議,大型國有能源企業不要再采取低價中標的招投標方式,建議行業協會與商會組織光伏企業開展自查自糾,自覺規范銷售行為,避免陷入虧損的價格戰。

  產量不等于銷量,新進入者多,擴產者眾,資本逐利落空后,必將留下一地雞毛。2020年-2022年,多晶硅環節累計投資分別為207億元、2200億元和4500億元;硅棒/硅片的投資總額超2900億元;電池與組件環節投資總額分別為3106億元、2200億元和超3000億元,累計超8300億元。2023年以來,光伏TOP8光伏巨頭宣布擴產投資超3000億元。

  然而,僅2023年下半年以來,約10家上市企業終止了光伏相關項目或融資計劃,如皇氏集團、正邦科技、江蘇陽光等。

  “過于激進,可能導致出現問題;過于保守,也可能會被淘汰。大家還是要踩準點、要謹慎。”2024年李振國做客央視《對話》欄目時如是說?;厥自倏?,從2018年開始擴產,2022年開始放慢腳步的李振國和商界大鱷李嘉誠有著不謀而合的預見性——不會冒險去賺最后一個銅板。

  光伏陣痛,當工匠對自己舉刀

  凡是可以制造出來的東西,短缺一定是階段性的,過剩才是常態。這場突如其來的過剩危機在降本增效的主基調下早有預兆。據PV InfoLink統計,到2024年,我國光伏主產業鏈中硅料、硅片、電池及組件產能將均超1TW。然而,2023年-2025年,全球光伏新增裝機量預計分別為350GW、450GW、550GW。產能過??梢娨话?。

  2023年,我國光伏產業從業人員總量約300萬人,然而,新的生產線卻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工人。一條光伏電池片生產線,雖然投資達數億元,但卻只需要約百余名有較高知識技能的操作工。

  大水漫灌的中國光伏在生死存亡中覺醒,長痛不如短痛的企業家們開始拿起手術刀,從上層建筑到終端渠道,給自己來一場脫胎換骨的“大手術”。斷臂求生,這一看似極端且頗具痛苦的決策,實則是企業家們在面臨巨大困境時,一種精明的及時止損策略。

  此前有媒體報道,隆基綠能對老產能改造,提升組織效能,同時進行相關崗位結構優化,比例約為員工總數的5%

  “減少不必要的投入,使公司更加聚焦。‘精兵簡政’的核心在于‘簡政’,消除無效勞動,減少內耗和浪費,讓價值發揮最大,并進行反思總結。”隆基綠能董事長鐘寶申在該公司去年年終對話時表示。

  2022年至今,TOPCon產能一哄而上,毛利率偏低,負債率偏高成為普遍現象。3月中旬,多家主流廠商計劃上調N型TOPCon組件報價,預計幅度為0.02元/瓦,部分二線廠商計劃跟進。業內人士表示,TOPCon低價競標策略不可持續,在去庫存和保利潤間,只能選擇后者。庫存激增下,各企業繼續裁員成為必然。

  產能過剩背景下的企業該不該裁員?發展良好的時候,企業會不斷膨脹,大量冗余人員逐漸成為包袱。裁員是相對劇烈的新陳代謝,保就業的核心是保企業,企業裁員既是無奈,也需理解。

  鏖戰寒冬,誰是笑到最后的贏家

  長期向好趨勢不變,短期行業下行與產能過剩息息相關,“淘汰賽”已開啟。

  產業經濟大船出現顛簸,是發展中的問題,也只能在發展中得以解決。光伏發展的驅動力是什么?從政策驅動向以電池技術進步為核心的降本增效轉型。

  據PV InfoLink預估,2023年底TOPCon名義產能有望超過600GW,組件出貨有望達約120GW的水平,TOPCon組件產品在2023年的市占比將在25%-30%,2024年有望成長至60%左右,上半年預計將有400GW-500GW產能投向市場,進入相對過剩的狀態。TOPCon投資回報率逐漸變得平庸,低于1元/瓦的競標價格使眾多企業駛入增收不增利、虧本賺吆喝的怪圈,全行業陷入悲觀的氛圍中。

  李振國表示,隆基密切關注行業市場變化,同時堅守降本增效和創新的主賽道,將更多精力放到產業前沿技術的探索,隆基在研發板塊布局多種技術路線,全行業應通過持續的科技引領和技術創新助力中國光伏行業持續領先全球。

  與60余家TOPCon陣營不同,隆基和愛旭獨辟蹊徑,選擇技術護城河和轉化效率更高的BC(Back Contact)技術路線。隆基曾官宣,未來大量產品都會采用BC路線,和TOPCon、HJT、PERC、疊層等電池技術結合。

  當降本增效成為行業主流,精兵簡政和科技創新從產業鏈下游向上游不斷拓展,人工降本、生產降本、營銷降本、管理降本、財務成本都成為企業刮骨療毒的范疇。

  隨著“工業4.0”進程加快,光伏制造端正加速自動化、數字化和智能化進程,推動降本增效。去年,晶澳科技在浙江義烏的兩個5GW電池車間,智能AGV應用使單車間用工縮減近400人,效能提升30%以上。同年,TCL中環在寧夏晶體端打造的“黑燈工廠”被廣泛關注,基于“工業4.0”技術實現晶片制造全產線自動化運行,形成少人化、智能化生產。同時,代表全球光伏行業智能制造和數字化最高水平的隆基嘉興燈塔工廠落成,工業物聯網、數字化、大數據分析、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全面應用。

  走入凜冬,“廣積糧”的公司能在全行業四面楚歌時,多了一分韌性和信心。截至去年9月底,118家光伏企業總體負債高達17629.13億元,同比增長約23.53%,其中長短期有息負債合計達7520.59億元;有11家企業負債超500億元;有18家企業有息負債超100億元;有24家企業資產負債率超過70%,4家企業更是超過90%。其中,晶科能源、上能電氣、天合光能、東方日升、隆基綠能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73.29%、72.46%、71.61%、71.13%、56.35%。

  2024年大概率將是光伏行業繼續進行結構性調整的一年。市場今非昔比,光伏全面過剩下,誰會笑到最后?20年光伏變遷史足以明證,爭不爭第一已經不那么重要,敢于及時修正、未雨綢繆,才是笑到最后的贏家。

  來源:中國能源網 作者:仲新源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久伦理,久久第一理论片,久久AV中文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亚洲精品a久久7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