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料 > 咨詢報告

東南亞國家核電發展對我國的機遇與挑戰

中國電力網發布時間:2024-04-15 10:53:29  作者:田力

一、核電走出去歷史回顧

  早在2013年底籌備成立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核能分會期間,我就率隊參加過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辦的亞太地區核電發展論壇,回來以后組織過幾次核電國際化沙龍。當時,國內正在醞釀發起成立核電技術裝備走出去產業聯盟,政府和核電企業上下都感覺核電走出去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十年過去了,結果如何?除了在老朋友巴基斯坦出口四座30萬千瓦核電基礎上,又出口了兩臺百萬千瓦華龍一號之外,其余項目均有頭無尾,鎩羽而歸。比如呼聲最高的中廣核集團在英國欣克利角核電項目的努力,投資了60億英鎊占股份三分之一之后,因為英國政治站隊原因,被從英國后續的核電項目中擠了出來。

  中廣核與羅馬尼亞于2013年簽署的核電站建設協議,本來也是進展順利。但由于美國的強力干預,羅馬尼亞于2020年被迫單方面毀約。中廣核全部撤出羅馬尼亞。

  中核集團與阿根廷的合作,本來進展很順利。沒想到阿根廷新當選的總統對中國不是很友好,再加上美國的極力阻撓,項目目前擱置。

  國家電投為了贏得南非核電項目,已經提前花錢為南非開辦了多期民用核能培訓班。南非核電項目招標一拖再拖,最新的消息是今年年底前啟動招標。

  核電項目不再單純

  由于核電與核軍工的特殊關系,以及核電建設和運行周期特長(超過50年),決定了一個國家的核電項目在選擇外國合作伙伴時,不再僅僅將它看作是一個單純的技術貿易項目或工程承包項目,技術成熟和價格低廉固然重要,但是政治與外交的穩定性和低風險更加重要。

  過去十年,美國對于中國的打壓和孤立愈演愈烈,如果中國不建立自己的朋友圈、沒有一個相對長期穩定的朋友圈,核電走出去是非常困難的。即使是手頭上有好產品、工程建設和運營上有經驗、原料供應上有保障、乏燃料處置和退役處理有承諾,也還是不夠的。

  巴基斯坦是特例,就是因為巴基斯坦將中國作為長期的朋友和靠山,所以,放心地與中國開展核電項目合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巴基斯坦沒有簽署《核不擴散條約》,并擁有核武器,其他有核國家(主要是美國、俄羅斯和法國)不向巴出口核電技術。除了2000年以來在恰?,敽穗娬娟懤m建成投產的四臺30萬千瓦核電機組之外,去年又開工把境內第三臺“華龍一號”百萬千瓦核電機組。另外兩臺“華龍一號”百萬千瓦機組位于卡拉奇核電站。

  與巴基斯坦合作成功的模式能否復制到其他東南亞國家?從商業和技術角度考慮肯定是沒問題的,但是答案不那么簡單。除了要分析各個國家的核能政策與核電發展規劃,還要分層次系統了解各個國家與中國總體的政治外交關系、經貿合作關系、能源合作關系、核能與核技術應用領域合作歷史等等,總之要跳出核電、跳出電力、跳出能源,系統地分析和謀劃與各個國家的關系以及合作可能性,而且要從長計議。

二、東南亞國家近期核能發展動態

  泰國

  泰國政府提出了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的目標,需要發展低碳能源。即將于今年9月發布的《國家能源計劃(2024-2037)》中明確加入引進小型核電站的內容,正在就選址問題與相關機構磋商。其實,早在本世紀初泰國就提出了建設核電站的目標,但受日本福島核電事故的影響,計劃被擱置。促使泰國對核電站建設興趣再起的主要原因是最近小型模塊化反應堆(SMR)的問世。小型核電站單臺機組功率一般在10-20萬千瓦左右,一次性投資少,設備數量少、系統相對簡單,安全性極好。更主要的是適合電網中用電負荷緩慢增長的實際需求。

  美國核電企業NuScale Power一直在亞太地區積極宣傳和推廣SMR技術和產品,也愿意提供或參與投資,并且得到了美國政府高官在外交上的配合和支持。2022年11月,美國就向泰國明確表達了提供技術支持的意愿。3月14日,泰國總理賽塔在曼谷同來訪的美國商務部部長雷蒙多舉行會談,據賽塔透露,雙方就引進核電站的可能性進行了磋商。

  中泰在能源電力領域合作很多,去年建成的泰國東北部成品油管道工程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牽頭籌組國際銀團融資支持的首個在泰能源基礎設施建設項目,也是泰國東北部地區的首個成品油項目。該工程包括一條全長342公里的成品油管道及配套的泵站、閥室和罐區終端,年輸油能力達600萬噸,能夠填補泰國東北部地區成品油供應缺口,改善成品油供應狀況。泰國管網有限公司董事會主席帕努表示,管道工程計劃繼續向泰國東北方向延伸,接入老撾,將加強泰國、老撾、中國等瀾湄國家間的能源互聯互通。

  2022年,中石化國際石油工程有限公司與曼谷船廠有限公司、南榮碼頭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聯合體,為未來20年內泰國灣退役的鉆油平臺提供國際標準拆除作業服務,同時亦是泰國首家提供“一站式”拆除服務的服務商。

  去年底,由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反應堆工程技術研究所與泰國蘇蘭拉里理工大學共同合作建設的微型中子源反應堆(簡稱微堆)在院順利完成堆本體、束流裝置及輔助系統設備驗收工作,具備交付條件。該項目是原子能院積極踐行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和中核集團國際化經營戰略的一項重要舉措,為推動中國-東盟地區核技術應用產業快速發展貢獻了中核智慧與中核方案。

  微堆領域,中國絕對領先于其他各國,原子能院首個自主研發的微堆投入滿功率運行40周年。目前已經建成9個微堆,出口6個國家。對于核能與核技術人才培養以及開展相關核科學技術研究,微堆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義。也是中國核能與核技術應用領域最容易走出國門、為后續更多合作打前站的高科技產品。中國政府與核能工業界應給予足夠高度的重視。

  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政府2009年確定建設自己的核電站,作為2020年以后國家能源供需平衡組成部分之一。隨后馬來西亞政府表示,至2030年該國將有三座核電站投入運營。俄羅斯國家原子能集團曾表示,有意參加該國第一座核電站的投標。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表示,由于擔心放射性廢料的污染,馬來西亞不會建造核電站。他強調,建設核電站是他前任的政策,他主張利用其他能源。新任總理安瓦爾積極推進馬來西亞確立的到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凈零排放的宏偉目標,并認為難以獨自完成,需要發達國家的支持。目前馬來西亞大力投資發展光伏、風電、儲能和氫能。2023年8月底發布的馬來西亞國家能源轉型計劃沒有提到核能,說明核能暫時沒有在近期的發展計劃中。

  中國多家能源電力央企參與馬來西亞能源領域的投資和建設工作,應該繼續保持密切的友好合作關系,等到有關核電的決策出現轉機時,我國能夠參與核能領域的合作。

  新加坡

  在新加坡,政府已經宣布了一項長期能源規劃,計劃在未來幾十年內逐步引入核能。新加坡能源市場管理局委托的一份報告稱,到 2050 年,地熱能或核能可滿足約 10% 的能源需求。這引發了公眾對于核能安全性和環境影響的擔憂,但政府表示將嚴格遵守國際標準,確保核電站的安全運行。

  新加坡政府去年成立核研究與安全所的消息讓有關核能的討論升溫。新加坡國立研究基金會說,我國必須繼續留意新科技的發展,不去限制未來的能源選項。2024新加坡預算案最近發布,新加坡政府宣布,不排除在新加坡修建核電廠。新加坡學術界和工業界更傾向于小型模塊化反應堆。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與新加坡一直保持著友好的合作關系。中國和新加坡合作建設的蘇州園區是雙方合作成功的典范。上個月底,中國中聯部部長訪問新加坡,會見了李顯龍總理及其接班人黃循財,兩人都表達了看好中國發展前景、愿意與中國保持友好合作的愿望。中國的“玲瓏一號”、高溫氣冷堆、以及釷基熔鹽堆都是可推廣到新加坡的技術,關鍵是我國國內要率先建成并穩定運行一段時間。

  印尼

  印尼政府早在1997年已宣布發展核電的計劃,包括在人口稠密的爪哇島興建12座核電廠,但引起四周居民和環保組織等多方反對。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之后,印尼政治局勢動蕩不安,使得印尼發展核電的計劃一拖再拖。2006年5月,印度尼西亞能源與礦物資源部長表示:“印度尼西亞準備建造一座核電廠,將在2015年之前完工,最遲在2017年發電,最初發電量為1000兆瓦,最終在2025年前為全國電力網提供4000兆瓦的發電量。工程耗資80億美元。”印尼政府積極推進核電站建設,計劃利用核能來解決國內的電力短缺問題,并為經濟發展提供穩定的能源支持。但是,盡管在多個島嶼規劃了核電項目,但是受到當地居民的較為強烈的反對??紤]到印尼地震多發的地質情況,核電站的安全性備受關注。

  日本福島核事故之前,印尼與日本簽署了核能合作備忘錄,計劃合作建設印尼首座百萬千瓦核電廠,但是福島核事故之后,與日本的合作就中止了。

  2023年10月消息,美國私營能源公司(ThorCon Power)首席運營官埃芬迪(Bob Effendi)表示,該公司將在巴貝爾省的邦加-勿里洞群島(Bangka-Belitung Islands)建造印度尼西亞第一座核電站。埃芬迪說,該公司之所以選擇邦加-勿里洞群島群島,是因為地區當局完全支持在那里建造ThorCon核電站的計劃。預許可咨詢工作已經開始啟動。

  CNBC Indonesia網站援引埃芬迪的話說:"在2019年我們致函的三個省份中,巴別塔省做出了積極的反應,該計劃得到了時任省長Erzaldi先生的全力支持。"據了解,核電站將于2027年建成,該項目的投資總額可能達到17萬億印尼盾(11億美元),每年需要進口約 20 噸釷和鈾來為核反應堆提供燃料。該電廠建成后可以每千瓦時6美分左右的價格發電,與燃煤火電廠的發電價格相當。

  埃芬迪說:"計劃2029年獲得監管機構BAPETEN的運營許可證,2030年達到商業運營的目標。"埃芬迪補充說,未來印尼的第一座核電站采用釷基熔鹽堆技術,裝機容量為500兆瓦。 目前,ThorCon仍在等待總統令發布,這份命令將成為啟動核電站的法律基礎。

  印尼核能領域一直十分關注中國的新型核電技術,對中國的高溫氣冷堆、釷基熔鹽堆一直在跟蹤研究,關注進展。2017年11月,在印尼雅加達舉辦的“中國–印尼科技創新合作論壇”上,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為中印尼高溫氣冷堆聯合實驗室揭牌,“中印尼高溫氣冷堆聯合實驗室”項目列入了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政府間國際科技創新合作重點專項。

  此次印尼與美國簽約釷基熔鹽堆項目,直接從第四代核電技術起步??磥碇袊夹g還沒又達到能夠征服印尼政府的程度。中國應該通過廣泛的經貿合作發展與印尼的友好合作關系,同時積極向印尼政府核核能界通報我們的核電技術進展,依靠中國的核電建設與運營經驗贏得進一步的合作機會。

  剛剛過去的4月1日下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印尼當選總統普拉博沃舉行會談。這是普拉博沃當選總統后出國訪問的第一站,說明印尼十分重視和珍惜與中國的友好關系。只要我們的產品和技術的先進性和經濟性過硬,我國核電界的商業敏感性和工作力度到位,還是很有希望打開印尼核能市場的。

  越南

  在2009年越南國會通過審議,決定在寧順省建立兩個總容量為4000兆瓦的核電站。其中俄羅斯獲得了“寧順1”核電站的訂單,日本于2010年獲得了“寧順2”核電站的訂單。若核電站按計劃完成,將是東南亞首個核電站。按照最初的計劃,“寧順1”將于2014年開工,2020年啟用。然而受日本福島核事故影響,越南因擔心核電站出現安全事故,開工計劃一再延期至2019年,設計成本也從最初的約100億美元暴增至270億美元。2019年底,越南政府宣布已經解決了與取消兩個核電項目有關的所有問題,并得到了俄羅斯和日本的理解。越南核能專家指出,核電對越南而言是高新科技,目前缺少相關技術,特別是核電人才。

  越南科技部部長黃成達于2024年3月23日上午,在大叻核反應堆修復和擴建項目落成40周年紀念活動上發表講話時透露,大叻核反應堆自1984年以來一直運行,容量為500千瓦,用于科學研究、樣品分析、醫學放射性藥物生產、工業和人力資源培訓,迄今已經正常運行7萬小時。黃成達表示,40年來,大叻核反應堆一直安全運行。

  根據越南最新的能源規劃方案,2030年之前發展優先可再生能源、并從中國進口電力,沒有發展核電的計劃。

  中越兩國、兩黨關系歷經波折、素有恩怨。2023年12月12日至13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對越南進行國事訪問,兩黨兩國領導人共同宣布中越兩黨兩國關系新定位,在深化中越全面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基礎上,攜手構建具有戰略意義的中越命運共同體。越南政治和經濟體制借鑒東西方經驗教訓,取得良好政治和社會經濟發展效果。

  中國的核工業界應該以原子能院牽頭,與越南交流微堆建設與運營經驗,交流核技術在工業、農業核醫學領域的應用推廣經驗,通過交流建立友好合作關系,待出現核電建設機會時,推動大堆的合作。

  緬甸

  2023年10月,在俄羅斯能源周上,俄羅斯國營原子能公司Rosatom和緬甸軍政府科技部簽署了一份關于核建設優先領域的諒解備忘錄。該協議由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總干事阿列克謝·利哈切夫(Alexey Likhachev)和軍政府科技部長妙登覺(Myo Thein Kyaw)博士簽署。

  核合作始于2022年7月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訪問俄羅斯,當時利哈喬夫和妙登覺簽署了初步協議。兩個月后,軍政府和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簽署了關于可能的模塊化反應堆項目的路線圖。緬甸在俄羅斯的支持下于次年2月在仰光開設了第一個核技術中心。在開幕式上,敏昂萊和利哈喬夫討論了核技術在健康、農業和制造業中的應用。

  中國和緬甸關系十分密切,中方設立的瀾湄合作專項基金已支持緬甸開展106個項目,數量和資金量均居湄公河國家前列,進展和成果喜人,成為中緬合作亮點?;鹬С志挼榘l展適宜當地、高附加值的新型農業產業,開展了水稻良種培育推廣,咖啡、堅果、果蔬、水產品種植養殖加工、竹藤創新編織等項目。中方還幫助緬甸加強能力建設,支持青年和婦女創業落地,促進旅游發展,加強職業培訓中心建設等,提升緬甸自主發展能力。同時,支持新興產業和新業態發展,支持開展信息通信技術研究、太陽能光伏發電等新興產業,以及跨境霧霾治理、廢物回收實驗室建設等綠色發展項目。這些項目為緬甸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和民生改善作出了重要貢獻。

  緬甸電力供應十分緊張,電力部為滿足電力需求正在規劃開發多種發電資源,目前雖然全國裝機容量有7181兆瓦,但最大發電能力只有2590兆瓦,產出遠遠滿足不了需求。這些電力主要來自水電和天然氣發電,受厄爾尼諾氣候影響,水電站庫區水量在下降,天然氣產量也在減少。電力部正根據逐年增長的電力需求進行詳細規劃,目標是在2038年滿足國內電力供應。

  在水電領域,華能水電承建的瑞麗江一級水電站位于緬甸北部撣邦境內緊鄰中緬邊界的瑞麗江干流上,裝機容量60萬千瓦,設計年發電量40億千瓦時。電站分別接受中緬兩國電網調度,形成了“一廠兩網、兩國調度、大用戶直供”的特有生產經營管理模式。作為我國第一個成功“走出去”的水電BOT(建設-運營-移交)項目,電站于2009年4月份全部投產發電。后續中國電建又中標多個水電站。

  可是,緬甸政局自2023年底以來一直處于動蕩之中,而近期緬北戰事的發展更是使得局勢更加緊張。在這一過程中,緬甸軍政府和“民族團結政府”之間的博弈加劇,對華外交承諾也成為關注焦點。緬北戰事取得的勝利使得“民族團結政府”敏捷地向中國表明了對華友好的立場,并宣布了十項承諾,其中包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保護在華企業和資產、推動中緬在反電詐等領域合作,以及強調發展中緬關系等。這一聲明被視為“投名狀”,試圖獲取中國的支持和合作。

  另一方面,緬甸軍政府與中國之間的密切關系也是值得關注的。在最新的消息中,中緬雙方簽署了位于緬甸內比都的皎漂經濟特區深水港項目。這一項目對于中國來說有著戰略意義,可降低對馬六甲航線的依賴,拓寬海上通道,提升地區貿易和戰略地位。在這個項目中,中國扮演著主導角色,與緬甸建立更緊密的經濟聯系。

  皎漂港開發項目多年來進展十分緩慢,其根本原因在于,無論是昂山素季代表的民選政府,還是現在以敏昂萊為首的軍政府,都對緬甸融入中國經濟體系抱有疑慮。這種疑慮并非出于經濟因素,而是由地緣政治決定的,至少在過去10年中,緬甸并不希望自己被視為“中國體系的一份子”。

  去年緬甸內戰的爆發,加劇了緬甸軍政府的困境,在過去兩個多月里,以果敢同盟軍為首的“三兄弟聯盟”已經打下了中緬邊境數個口岸,目前緬軍手里只剩下一個木姐口岸。

  如果中緬貿易口岸被民地武切斷,緬甸軍政府無疑將失去一條重要的貿易路線。所以,緬甸軍政府只能向中國尋求幫助,停滯多年的皎漂港開發項目也是時候動起來了。

  緬甸政局不穩定,而核電項目投資大、周期長、風險高,所以,近期在緬甸不適合啟動核電項目,中國可以密切關注緬甸核電項目進展,適時表明積極參與的態度。當前應集中精力將已經中標的多個水電項目順利完成。

  菲律賓

  菲律賓早在1984年就已建好的巴丹核電廠以北是皮納圖博火山,而核電廠就建在納蒂布火山的山麓。1986年國際機構監測巴丹核電廠之后認定不適合發電,因為臨近火山,安全隱患大。皮納圖博火山曾在1991年爆發,造成300人死亡。至于納蒂布火山,地震學家也認為它有爆發的可能。

  2022年,菲總統小馬科斯曾在國情咨文中提到建設核電站的相關問題,今年3月,他再次提出以此解決菲律賓的電力供應。2023年7月,菲能源部長洛蒂拉稱菲政府正在推動實現核能發電,將在10年內完成,目前正在進行核電站的選址和相關監管框架的工作。

  2023年11月APEC峰會期間,菲能源部長洛蒂拉和美國務卿布林肯,簽署了一項據菲方所說,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協議,未來,美方將向菲方提供核技術與核材料。身在美國的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見證了這一事件,并對相關合作的開展表示期待,他認為,這對菲律賓的能源安全和環保都能起到積極意義。菲律賓要引進的核電技術,最大的可能是SMR。

  2023年下半年,馬尼拉電力公司 (Meralco) 與美國超安全核公司(USNC)合作探索在菲律賓部署微型模塊化反應堆(MMR)的可行性而成為頭條新聞。此次合作旨在提供具有成本效益、可靠和清潔的能源,重點關注服務欠缺和偏遠地區。這項倡議是在菲律賓和美國簽署民用核合作協議(即“123 協議”)之后推出的。該協議為向菲律賓轉讓原產于美國的核技術鋪平了道路,標志著兩國能源合作雙邊關系取得重大發展。

  近日,馬尼拉電力公司 (Meralco) 公開宣布承諾支持菲律賓政府到 2032 年將核電納入該國能源結構的宏偉目標。馬尼拉電力公司計劃通過使用尖端的小型模塊化反應堆 (SMR) 技術貢獻 1,200 兆瓦的發電量。馬尼拉電力公司執行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羅尼·阿佩羅喬 (Ronnie Aperocho) 表示:“我們肯定會支持該目標,并希望我們能夠幫助能源部實現該目標。”此舉符合能源部實現國家電力供應多元化和安全的愿景。

  從政治、軍事和外交上來看,這屆菲律賓政府已經加入了美國為首的陣營,不會發展與中國的核能合作關系,目前中國方面關注進展即可。待菲律賓政府改選、對華友好人士上臺后再積極發展核能合作關系。

  值得注意的是,菲律賓國家電網的40%股份是由中國國家電網擁有的,并且中國國家電網在運營管理與技術上給予了極大的支持。2007年底,中國國家電網公司與兩家菲律賓企業組成的聯營體中標菲律賓國家輸電網25年特許經營權。國家電網公司作為單一最大股東擁有40%的股權,兩個菲方股東各擁有30%的股權,其后三方共同組建了菲律賓國家電網公司(NGCP),2009年1月正式接管運營菲律賓國家輸電網。NGCP負責整個菲律賓的電力分配,將全國各地的發電廠和用戶連接起來,為這個人口超過1.05億的國家提供了近78%的電力供應。

三、中國核工業領域的優勢與行動計劃建議

  正是因為核電項目周期長、投資大、風險高,對于技術成熟度、運行可靠度、投資經濟性的要求比較高,因此,中國堆型選項多、投資實力強、專業人才充足、建設經驗豐富、運行記錄優良、產業鏈條齊全且自主等多個因素,就成為中國核工業界參與東南亞核電市場競爭的主要優勢。

  1、相比傳統核電站,小型核電站和“小型模塊化反應堆”有何優勢?

  所謂傳統的核電站,是指百萬千瓦大型壓水堆核電站,其實,大型核電站也是隨著電力工業的進步逐步由小到大的。比如中國有30萬千瓦的秦山一期核電站,也有60萬千瓦的秦山二期,都是按照建設大型核電站的方式現場安裝的。出口巴基斯坦的四臺30萬千瓦核電機組,按照現在IAEA的標準,就屬于小型核電機組。小型核電機組適合于電網規模小、電力負荷增長緩慢的國家或地區。

  所謂“小型模塊化反應堆”,是指在工廠內將主要部件加工出來并組裝到位,運輸到現場直接安裝,有利于降低安裝成本、縮短建設工期、提高核電站的經濟性。中國正在建設的“玲瓏一號”就屬于小型模塊化反應堆,單個機組輸出電功率為12.5萬千瓦,總熱功率為38.5萬千瓦。配套12.5萬千瓦的汽輪機和發電機即可完成整個系統的建設。建成后每年發電量可達10億千瓦時,可滿足海南省約52萬戶家庭用電需求。

  相比百萬千瓦的核電機組,規模更小的“玲龍一號”具有部署靈活、用途廣泛等優勢,既可以在陸地上使用,也可以在大海上使用,更可以裝到船舶中作為輪船的動力和電能來源,就像一塊可持續供電的海上“移動電源”。“玲龍一號”還是全球首個通過IAEA通用反應堆安全審查(GRSR)的先進小堆技術,其安全可靠性水平相當高。

  2、中國“小型模塊化反應堆”技術處于什么發展階段(規劃、規模、進程)?在國際上處于什么水平?

  30萬千萬壓水堆核電站屬于成熟技術,國內建有秦山一期,國外在巴基斯坦建設了4座類似電站,安全穩定運行多年,可以直接出口。

  10萬千瓦級別的“玲瓏一號”多功能模塊化小型核電,正在按照計劃進度緊張施工中,“玲龍一號”預計2026年建成投運。剛剛過去的3月31日,全球首個陸上商用模塊化小型反應堆“玲龍一號”220kV輔助電源線路和輔助變壓器完成沖擊并進入24小時試運行階段,標志著220kV輔助電源倒送電工作成功。220kV輔變倒送電是“玲龍一號”建設過程中的一級里程碑節點,也是“玲龍一號”調試的第一個節點,為后續“玲龍一號”調試工作有序開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建成投運之后,絕對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高溫氣冷堆屬于第四代核電技術,經過多年研發和建設,已經建成華能石島灣高溫氣冷堆電站。一個單元10萬千瓦電功率,兩個單元聯合運行可達20萬千瓦。2023年12月,通過168小時連續運行考驗,正式投入商業運行。今年3月27日,高溫堆核能供暖項目正式并網運行,標志著四代核能供熱系統首次實現向城鎮居民供暖,四代核能綜合利用取得突破。中國高溫氣冷堆處于國際領先水平國內有多地開始了前期可行性研究工作。

  釷基熔鹽堆技術優點很多,由于需要不同的核燃料循環體系做支撐,中核集團一直沒有積極參與。中科院系統獨自實施實驗堆建設工程,在甘肅武威民勤縣建成熱功率為2MW的實驗堆。2021年9月,實驗性釷反應堆開始試運行,該反應堆設計功率為2兆瓦,主要用于驗證釷基熔鹽堆的基本原理和關鍵技術。如果成功,計劃在2030年前建造一個373兆瓦的反應堆,

  為數十萬戶家庭提供電力。下一步需要核電企業參與進來,建設工程示范堆,示范成功之后,才能進入商業推廣階段。在國際上處于先進行列。

  (作者: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副秘書長兼核能分會副會長 田力)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一区二区三区久久久久伦理,久久第一理论片,久久AV中文一区二区三区,国产亚洲精品a久久77777